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贱的可以

贱的可以 高中时因为在台北就学,我便寄住在干妈家,我睡觉时不习惯穿着胸罩,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,有一次周末我睡午觉睡的正沉时,忽然被门铃声惊醒我从床上跳起,也忘了只穿着卫生衣和内裤,便冲去客厅拿起对讲机,一问之下才知他找错门了,我挂上了对讲机转身,便看见干妈的儿子阿文和他的朋友阿忠站在阿文房间..

强奸女记者

强奸女记者   “不……求求你……啊……”  “小美人,给我安静点儿。”  “不要…啊…唔……”  这是一座大厦的地下停车场,此时,却从其中的一辆黑色的房车上不断传来动静。  “嘿嘿,做了这么久的同学想不到你的身体还蛮不错哦!”车里的我使劲掰开面前被强制趴在座位上的女记者的修长双腿,低头凑近..

完美强奸

完美强奸 由於我是直到六月才开始补习的,因此,除了上课外,还需要看录影带补课,所以我每天的行程就是有课随班上课,没课则就看录影带。相当规律、平凡。  一天,我又到补习班看带子了,看着看着,听到旁边喀啦一声,我向左望去,也是一个来看录影带补课的学生,这种人不在少数,并不奇怪,可是这回来的,却是..